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13

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

电池组配件;镍氢电池;干电池;充电电池;锂电池;纽扣电池;

网站公告
九阳集团下属:九阳电池工厂,九阳光电工厂,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---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,生产型17%增值税,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,商检备案。.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、SGS-ROHS认证、美国FCC强制认证、欧盟CE认证、MSDS安全认证。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开奖记录
“卖房给你20万”冰城男子出狱后哭求前妻要女儿抚养权
发布时间:2019-07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今年 4 月,梁凯终于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崭新大货车,这意味着他再也不用看那些小物流公司老板的脸色,也意味着他和女儿的生活从此有了更切实的经济保障。这一天,梁凯期盼了很久,起初是在监狱服刑时。

  一失足成千古恨,这句线 岁的梁凯有着痛之入髓的感喟,更何况,他一直自责当年的失足之举给女儿的幼小心灵带来的巨大伤害。

  6 月 5 日,刚从山东寿光跑长途回到哈市的梁凯,坐在停车场的大货车里向记者讲述自己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时,手一直摩挲着方向盘,眼神很落寞。

  梁凯说,他是一个有着近 20 年驾驶经验的老司机,高中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开小货车。2007 年,梁凯用自己跑运输多年攒的钱在哈市买了房结了婚。妻子沈玲当时是一家商场的售货员。

  女儿的出生,让梁凯欣喜若狂,他让妻子辞去工作,专心在家相夫教女,赚钱养家的担子他一人扛下了。

  梁凯回忆说,那几年他想赚钱都快想疯了,啥活儿都接,最远去过新疆和西藏,几乎跑遍了全国。他知道只要车轮一转,妻子和女儿的生活就会衣食无忧,而车轮一停休息在家时他就会坐卧不安。

  梁凯付出的辛劳,并未换来幸福的回报。女儿雯雯 4 岁那年,梁凯和妻子离了婚。至于原因,梁凯不愿提及,或许那是他心中永远的隐痛。离婚后,女儿雯雯跟了梁凯一起生活。梁凯出车时,女儿就被送到爷爷奶奶家照顾。前妻沈玲去了江苏南通,并很快在当地组建了新的家庭。

  2015 年 10 月,赚钱心切的梁凯竟然跟着朋友不慎卷入了一起合同诈骗案中。2016 年 4 月,梁凯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 3 年。于是,他有了第二个身份——有前科的爸爸。

  3 年前的那段痛苦经历,如今依然如梦魇般缠绕着梁凯。尽管没有透露自己涉案的更多细节,但梁凯一再坦承当时 “ 太想赚大钱、太贪心了 ”。

  服刑,就会失去自由,就会离开父母和女儿。前者,梁凯忏悔面对,而后者他无法承受,特别是见不到他视若生命的女儿,他陷入了极度的悲观与绝望中。梁凯说,入狱不久,他甚至想过自杀。后来,在监狱领导和管教们的劝导下,在家人们的亲情感化下,他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怕,对父母和女儿又是多么的不公平、不负责。

  梁凯告诉记者,他永远记得女儿被父母领着第一次探监时的情景。那天,女儿一个劲儿地往他嘴里塞糖,一个劲儿说要爸爸早点回家。那天,会见时间 40 分钟,梁凯的泪水也流了整整 40 分钟。

  因服刑期间积极改造,梁凯获得了减刑。2018 年 10 月,他提前 6 个月刑满释放。出狱那天,是表弟开车拉着父母去接的他,一向节俭的父母里里外外给他买了一套新衣服。两位老人是想看着儿子以新的面貌回到社会。梁凯没有看见女儿雯雯,他以为被送去幼儿园了。哪知一上车才知道,女儿竟然不在哈市,两个多月前就被前妻接走了。

  梁凯说,从父母那里他得知,前妻沈玲此前回过哈市几次,一直想接走雯雯,但遭到他们的阻拦。后来,沈玲说要到监狱找梁凯变更孩子的抚养权,老两口才同意她接走孩子。因为,他们担心梁凯受了刺激不配合改造出现意外。而一直向他隐瞒,也是基于这种担心。

  没听完父母的讲述,梁凯就抓狂了。几天后,他终于辗转找到了前妻居住的城市——江苏南通,也打听到了前妻和女儿雯雯的下落。

  梁凯告诉记者,找到前妻和女儿的确费尽了周折,其间不知找了多少人打过多少电话。在南通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,他见到了前妻沈玲和雯雯。女儿雯雯哭着扑到他怀里的那一刻,他的心碎了。

  前妻沈玲说,她已再婚并生了一个男孩特马王中特,老公对她不错,人也通情达理同意她接回女儿。沈玲还说,女儿不该跟有犯罪前科的爸爸一起生活,那样会对她的成长有影响。梁凯说,前妻的每一句话都如同钢针一样扎在他心上,痛却又无言以对。最终,他只好去问女儿雯雯是否愿意和他一起生活。女儿的反应远比他预料中的更为强烈,她哭喊道:“ 我不要在这儿上学,我要回哈尔滨,我要爸爸!” 听了女儿的话,沈玲愣住了。

  由于女儿的态度,双方商议抚养权的归属时情绪平和了许多。梁凯提出:“ 我给你拿点儿钱吧,弥补你以后看不到女儿的精神损失。” 梁凯事后告诉记者,他这么提也是有原因的,因为前妻去哈市接女儿时,对自己的父母表达过想要钱的意思,只不过两位老人没理会。梁凯还了解到,前妻的生活并不是她所说的那样好,她没有工作,家里的一切都是现在的老公说了算。

  梁凯说,他不想过多地揣测前妻的真实意图,但总觉得给钱或许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。梁凯的办法还真的奏效了,前妻同意不争抚养权,而梁凯最终答应给她 20 万元。在带着女儿返回哈市的列车上,梁凯就给表弟打了电话,让他帮着卖房。

  回哈一个月后,梁凯以 52 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名下唯一的一套房子,其中的 20 万元第一时间汇给了前妻沈玲。剩下的留着购买货车。卖了房子,梁凯和女儿搬到了父母那儿,和儿子孙女一起生活,正是两位老人梦寐以求的。

  有人说,梁凯不该给前妻钱。可梁凯不那么认为,他告诉记者,给钱是他心甘情愿的,这种看似妥协的办法,其实可以化干戈为玉帛,避免打官司抢孩子对女儿再次带来心灵的伤害。再者说,只要能和女儿在一起,他舍得一切 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